薊炵扂蠅

覜塋橾呇腔嘟岈珨爛撰

2020-9-25---萸僻ㄩ573

【文匯網訊】(、,、,,。,60,《》「」。,,《》,,1011,「」,,4。「」,「」,「」,「」,「」,「」「」。,。,,,、。,,,,,,「」,,、、,。,,,,,,、。,,,、,「」,,,,。,,、,,,、,、、。、「」,,,,,。,。,。facebook「」,「」,「」。「」,「」「」。facebook,「JoyceMui」「(),()()」、「MandyChiu」「,」。,,「HenryLau」:「()、,,()。」「CheungHinChung」「,!()!」fb,,,,,,,。,,,,,「」,。,,,「」,,,1059,950!,19947,26,33,950,407,400,15%。,,67,900,7。,,,,12。,,「」cut。「」,,「。」「LawrenceCheng」:「()YC(),,,!」「NicCHs」:「,。」「」:「,D()?」「WtIp」:「C,。」。「CynCbu」:「!」責任編輯:劉雲

宅家「被下崗」尋機遇就地取材忙復工受到疫情的影響,不僅每年備受關注的春節檔期影片統統撤檔,影院也已停業至今,影視劇宣發暫停,攝製組停拍......一系列的動作,讓本就處在寒冬下的影視行業進入了極寒狀態。這邊影迷劇迷吐槽只能靠舊劇或製作略顯粗糙的網劇度日,那邊影視從業者們早已唉聲歎氣度日如年......不過也有一些頗具「先見之明」的從業者以「奇招」謀得一席生存之地。■香港文匯報記者夏微上海報道涼涼手頭有項目無奈沒工開「我已經一個月沒出小區了」,本想聽聽身為製片的三兒(化名)「被下崗」這段時間的別樣體驗,結果他卻以三個字充分概括總結--宅在家。去年一年時間裡,三兒都在悶頭搞創作,完全是自己投錢在拍東西,並沒賺錢,如今面對疫情的影響,他有些無奈地笑道,「今年看來只能繼續搞創作了......」原本去年年底,三兒的團隊開了一個紀錄片項目。可曾想,如今連被拍攝者的小區都進不去,「就算之後小區能進了,我也要很久才能拍,你想想,比如我拍你,即便小區解禁了,你得多久才願意我進你家?」更令人頭疼的是,三兒的項目和大眾體育賽事有關,然而這些賽事今年全涼了......「還有一個去年拍完的片子,但合作的幾個聯合出品方都沒開工,所以有一個合同卡住了。也就是說,現在手頭兩個項目都沒法動。我現在就是乾等荂A啥都做不了。」三兒歎道。自己正為生計愁白了頭,偏偏圈中好友卻做得風生水起,真是羨煞旁人,「我有個朋友,疫情剛開始的時候就租了個別墅,全公司都搬進去,吃住在一起,在裡面創作,保證生產,絕對的影視行業生產自救典範!」機會四處找房源全員謀自救三兒口中的自救典範叫秦炎,是卓奧優效的內容負責人,如今主要做抖音、快手等APP上的信息流短視頻。「我年初六左右就回北京了,當時管控還沒有這麼嚴,但我總覺得不會這麼簡單,就開始想辦法,「畢竟我們拍攝視頻需要演員、編劇、攝像、剪輯等等,不可能各自在家雲辦公。」他想過在自己家或去朋友家,但畢竟都太小,住不了團隊那麼多人,就又找各種關係去打聽合適的房源。據秦炎回憶,他不僅在北京,他還在天津武清尋找,甚至把目光鎖定在了山東唯一零感染的東營,「不過當地的朋友跟我說,他們管控非常嚴,我要是去,連高速都下不來。」經過一番周折,好不容易在雁棲湖附近找到了一個非常心儀的庭院,「整個院子一天才200元,太合適了」,可誰知在他備貨準備搬去前卻依舊是被告知不讓進村......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2月17日北京開始戒嚴前,秦炎總算是在機場附近找到了兩間loft(由舊工廠或舊倉庫改造而成的,少有內牆隔斷的高挑開敞空間,編註)。就這樣,創作團隊11個人正式入住,開啟了同吃同住同創作的生活。宅家做美食拍片博眼球秦炎雖是領導,卻在這段時間當起了「大家長」,除了工作事宜,每天還要給手下的孩子們做飯。「我們剛搬進去,第二天小區就開始佈崗了,第四天就開始要憑通行證進出了。我們也不敢叫外賣,所以我就給他們做飯。」團隊成員看到這樣的情景,還提議道,「反正也是做飯,不如做個美食號」,於是他們可以做的內容又更為豐富了。其實能夠動員團隊入駐,秦炎也是費了一番功夫。「疫情爆發以後我就一直十分留意相關消息,畢竟咱們是經歷過非典的人,當時是見證過人們被隔離的日子......」秦炎雖見證過,可他團隊的成員們大多是95年、96年的孩子,對於那些往事並沒有很深刻的記憶,所以對於如今的新冠疫情也呈現出了兩極分化的態度,「有些人覺得無所謂的,要搬過來就搬了,有些就很怕還是有顧慮。」選角受限制隊員扮演員雖然團隊聚在一起了,可畢竟創作環境還是受限,「那天接了一個教育類的單子,所以視頻裡涉及學生角色,這讓我們去哪裡找......最後沒辦法,還是我們這邊一個剪輯師,我給他打扮了一下,看蚆晹麻I兒學生樣兒......」如今,疫情形勢有所好轉,但秦炎卻不敢疏忽,「計劃至少再在這邊住1個月至2個月吧,現在偶爾會給團隊放個假讓他們回個家,但也是規定好專車接送,兩點一線。我是要查他們手機定位的,嚴肅警告他們千萬別出去逛街......」現在,秦炎的團隊每天可以出十幾到二十條的短視頻,少的時候也有3條到4條片子。「我是覺得,別人做不了的時候,你能把事兒做了,對你來說就是機會,以後也會有更多客戶。」秦炎說。

﹛﹛嶺撾桵ㄩ杻檄ぱ迵褪蘆﹛﹛絞華奀潔3堎16掁疫媕岊梫Ⅸ刳鉻攛と堧炬〦褖з斯壓滿偶楖梌躽姘腔笣酗蠅撼俴賸萇弝萇趕頗祜ㄛ頗羲腕準都疑﹝

秪森ㄛ斛剕參親督瓣醴赻雛釬峈蜊婖扂蠅悝炾腔壽瑩﹝

妏韜ㄛ植懂飲岆濂佽纂停奡蟗漶情

頗祜硌堤ㄛ植迕げ馴澄傖虴蕉瞄睿蚳砐挐弝※隙芛艘§①錶艘ㄛ迕げ馴澄醱還腔恄鵊檀遞颲瑏椒茛畎狟飲岆郔麵諱腔※茞嘎芛§ㄛ僥嘐迕げ傖彆腔恄騇Ёㄦ敔堧狡眵艙媟翩E迮譟衛皛墓訇﹍齠源睆芧尤鰷閤聜疣繒皕恮貥萩暾衋棣繕釋岌挹迒譭膛炮慒﹠挳飪未慒姻磉分猁葆堤載樓潸賴腔贗薯﹝

桲珂汜佽ㄩ坻跤扂蠅隙葩坻躲鍰絳僱籵賸ㄛ頗婓3堎菁眳ヶ俇傖厙ワㄛ蝜俇傖祥賸頗跤扂蠅豖滇﹝

藩堎場ㄛ庈軞馱頗隅ぶ統樓庈厙跡奪燴笢陑堎僅馱釬窒扰頗﹝

峏衄蝝芄畏侚鉦鼴嗩褙桽褊夫萩憌盆婸婻魂腔倷腦假譴﹝

羶衄旮郺秷靃硈△饑芄盃僄郋欂鈭碳堈植祧婓槶喜﹝

魂雄羲桯綴ㄛ夥條疑ぜ蝟悵疣穚雎褊螟譨唌偌葚§ㄛ洷咡芶勦蔚涴珨魂雄婓載湮毓峓芢嫘﹝

躺蚚珨跺嗣苤奀憩俇傖頗祜祜最ㄛ湛傖珨祡汒隴﹝

§饒僇欳茛珊蹌虜迮諂蟭挋奡鞶癸嘗曲勤騿

▲冪撳統蕉惆◎暮氪鳳洃ㄛ狟珨祭ㄛ扂弊載詢阨す踢睊疝驍厭姨蚇壒す齮疢鉆堬螢纓婓樓踡芢雄衄壽楊薺楊寞腔党隆ㄛ楛+俋訧嘖掀癹秶脹渠囥偌奀邈華ㄛ旮趙俋颯鍰郖蜊賂﹜衄唗芢輛訧掛砐醴羲溫脹載嗣羲溫淉習珩婓奜籐笢﹝

﹛﹛俀頗珋部ㄛч絢昹漆偉陔⑹恅趙睿藏蚔擁絨郪萵抎暮桏捚閉躓尪勤湮模善ч絢昹漆偉陔⑹徹苤爛桶尨轄辣茩ㄛ甜楷桶賸陔爛種棵﹝

§珨靡陔夢煎朒覜噱槳葚梫离靘邰■韥諂漆界篱槱橛鶠〩樅衄饒苤

3堎29掁皆藟萩橯楢茠珛63毞綴ㄛ⑻虞謂劓⑹淏宒閥葩羲埶﹝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梁悅琴)「我不是讀書的材料,會考零分,英文得U。」縱然天天與哥哥到父親的理髮店玩,甚至有份修理剪髮椅,但劉嘉誠小時候的夢想,其實是做攝影師。2010年他圓夢當上了電影攝影師,又於旺角開舖賣相紙,後來生意麻麻,發覺夢想與現實有距離。不再執迷的嘉誠,於2013年中開始對理髮產生興趣,又不忍心父親打拚半生的小店和手藝無以為繼,於是決心入行接手家業。貼心服務不可思議劉父1962年在灣仔春園街後巷租地方開設愛群理髮。劉嘉誠估計,當初父親用愛群作舖名,是有將心比己、盡自己能力去做的意思,接手業務後,他也會站在顧客的角度來經營,所以才有那些看似不可思議的貼心服務,如採用來自歐美百年歷史品牌的剃鬚皂、剃鬚油和香水;又因應客戶剪髮或剃鬚後,提供適合其出席場合的香味香水的意見;又為皮膚敏感的客戶於德國刀廠訂購價值五位數的黃金剃刀;提高衛生水平,用來自美國的消毒藥水來清潔剃刀。剪紅毛裝都無難度理髮店的英文名為OiKwanBarberShop,他覺得Barber(理髮師)的靈魂在於剃刀。原來當年父親首先教他的,就是用剃刀的技巧,之後再教他採耳的技術。2014年初,當時24歲的嘉誠接手家業,可惜父親於他接手半年後因病離世。再沒有父親親身傳授理髮技巧,惟有靠憶起兒時看到父親處理不同髮型的手法,加上看YouTube自學鑽研,以及問老師傅來補救,如今就算顧客要剪個紅毛裝或游水裝,都難不倒他。

洷咡跪源樓Ч衪覃睿磁釬ㄛ參杻梗瑕頗傖彆邈善妗揭ㄛ峈樓Ч蕨砮弊暱磁釬﹜恛隅室翽乘譙〦踿蕪7索式

《少年來了》作者:韓江譯者:尹嘉玄出版:漫遊者文化光州事件已結束,蘸滿鮮血、貫穿槍彈的創傷仍隱隱作痛。受難者棺柩移葬至新墓園,靈魂的悲鳴依舊盤旋於尚武館。以1980年5月18日發生於韓國的「光州民主化運動」為敘事背景的《少年來了》,不僅是一部淚水盈溢的文學作品,更是一盞熠熠燭燈,照亮記憶中的傷痛。彼時,光亮確實具有特殊存在意義,尤其受到武力鎮壓而造成大量平民、學生傷亡的全羅南道和光州。尚武館設置了上香靈堂,無論是已有家屬守靈的棺柩、尚待確認的遺體或每顆哀慟的心,都需要光亮。比起棺材的供不應求,蠟燭數量算是綽綽有餘了,燭台亦可利用飲料空瓶來權充。點亮燭光之前,還有各項事務要忙碌。早晨,一批新棺材送來,裡面是被醫生宣告不治的死者。夜晚,則有另一批遭到射殺而當場斃命或急診路途就已回天乏術的遺體運來。來回奔走於尚武館的身影,除了處理入殮事宜的金恩淑(高中三年級)、林善珠(二十歲出頭,裁縫師),記錄遺體特徵並等待家屬前來確認的姜東浩(國中三年級),負責調派工作與採買物資的金振秀(大學一年級),更有許多願意奉獻時間和勞力的孩子們。是的,他們不過就是雛鳥一樣的孩子而已。原本應該翱翔天際的翅膀,為何停留在這個死神窺伺的危險場域呢?到了最後時刻(各自寫下簡短遺書的夜晚),年紀稍長的大孩子甚至得費盡口舌,才能說服未滿十七歲的學生們回家。某位受訪者(光州事件發生時約二十三歲)回憶起當年,已不再有把握了──那群詢問可否把剩餘的蜂蜜蛋糕和芬達汽水拿來止飢的孩子們,是真正對死亡有所了解,才做出那樣的選擇嗎?死亡很殘忍。然而,存活不也是一種嚴苛的刑罰?因光州烽火而焚身燒心的人們能走出困境,大抵可歸功於自癒能力、周遭環境的正向協助、時間浪濤的沖刷浸洗,過程雖然艱辛,終究還是遠離了煉獄。但某部分的受難者卻飽受失眠、極度焦慮的控制,無論是否確診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總覺深陷噩夢幽谷。得以繼續呼吸的倖存者,其靈魂與實體被牢牢桎梏了,長久封鎖於傷痛之中。纏綿於苦床病榻的乏力感,尤以經歷過虐待、性侵或鞭撻逼供的當事者更顯嚴重。振秀出獄後,倚靠止痛劑、睡眠誘導劑辛苦度日,體內彷彿還存留那年夏天的調查室。聽了振秀勸告而丟下武器投降卻慘遭掃射的少年們的身影,凍結成連時間也無法治癒的傷痛;善珠在層層噩夢裡不斷墜跌,當睡意退去,痛苦的輪廓反而更加清晰。瀰漫彈藥氣息的光州事件絕非一場噩夢,是真實,是永琲熄佽h;東浩的母親不知死後世界是否有相遇、道別、臉孔、聲音、歡迎、失落等情狀,亦不知應該對東浩父親的病逝感到惋惜或羨慕(原本說好一起為兒子奮鬥,沒想到丈夫竟撒手人寰)。一幕幕播映於心窗的日常記憶,是難以忘懷的傷痛。成為出版社職員的恩淑,思索茬Q檢閱科刪掉重要詞句的舞台劇究竟如何呈現時,演員們沉默無聲的表演令她想起了少年東浩:「在你死後,我沒能為你舉行葬禮,導致我的人生成了一場葬禮。就在你被防水布包裹、被垃圾車載走以後,在無法原諒的水柱從噴水池裡躍然而出之後,到處都亮起了寺院燈火。」後來,白蜀葵和紅玫瑰盛開的老舊韓屋改建成組合式貨櫃屋,棲留於尚武館的靈魂也飛向朦朧的仙境。光州事件畫下句點,烙印於記憶深處的傷痛依然散發茤Z率的光亮。東浩啊,那些發亮的傷痛,藏在哪裡呢?在恩淑為你領取的蜂蜜蛋糕裡;在善珠與你分食的海苔飯卷裡;在振秀遞給你的蠟燭裡;在你母親朝夕思念的那個穿了國中夏季制服的背影裡;在作者韓江家鄉僅能耳語的悲傷故事裡;在你用飲料空瓶盛裝祝禱的微小火苗裡;在時光不忍遺忘的──勇敢無畏的少年、少女們的純真面容裡。■文:余孟書

谹痔庈擄蝴詢窐講俇傖孩篫膨糔恄韗狡衖百脾拄奡鯔鄸蕭享銵3珛戀腎﹜邧桸邧竘睿勤俋羲溫﹜褪諒斐陔脹12湮馴澄俴雄﹝

「原來人類住虓|冒煙的屋子、燒壁爐來取暖、開荈弦岱@響的汽車......」24日晚,兒童文學作家陳佳同在手機前與600餘名網友見面,講述了一隻狐狸夢想變成人類的童話故事。在這個長達2個小時的視頻直播中,陳佳同時而手捧這套去年7月出版的童話書,朗讀其中文字,向鏡頭展示插畫,時而看一眼網友留言,「聊」上幾句。「寫書的時候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有網友留言問。陳佳同找出過去探訪肯尼亞大象「孤兒院」的照片。「其實,我寫白狐迪拉的故事,就是以一個動物的視角去觀察人類。」他回答。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像這樣的線上「聊書會」,安徽新華書店已經組織了20餘場,直播時長超過60個小時。「實體門店雖然關閉了,但『書香』不會斷。」安徽新華書店負責採購銷售的總監吳國棟告訴記者,他們每天確定一個閱讀主題,邀請出版社編輯以及書籍作者發起直播,更發動起「90後」員工,上線接力傳遞「書香」。即便對手中的童書繪本內容早已爛熟於心,28的歲員工張金晶人生第一次在手機上面對幾千名小讀者時,依舊止不住地緊張,「深呼吸都無濟於事」。「這書太有趣了!」「這就下播了?意猶未盡啊!」近3個小時的手機直播最終收穫了8,123個讚、720餘條留言。這讓張金晶如釋重負。「在線介紹圖書、分享閱讀是一次全新的嘗試,未來我會更加自信和熟練。」他說。為防止疫情擴散,內地不少城市啟動了較為嚴格的封控措施。當「宅」成為特殊時期中國人的常態,書籍則是必不可少的陪伴。「兩個寶寶愛讀繪本,我和老公愛看小說,兩個月下來家裡的書快不夠讀了。」家住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的年輕媽媽張冰清說,閱讀調節了疫情期間一家人有些緊張的情緒,「這是『以讀攻毒』」。雖然門店關閉了,安徽新華發行集團旗下的合肥七桂塘書店員工趙婉嬌卻比過去還要忙,她每天要處理近300個訂單,深夜1點還在線上解答讀者詢問。書店建立的讀者群一直有400人,而疫情發生以來,數量擴增了一倍。學校網絡教學開始了,學生急需教材;書訊不斷,老讀者閱讀需求越來越密集......「趙婉嬌們」成了連接書籍與讀者的「擺渡人」。同時,書店也以社群電商小程序為線上平台,以當地安徽讀書城為產品供應和分揀配送中心,嚴格對商品進行消毒後,通過快遞將圖書配送到讀者的家門口。「我點的外賣還沒到,要的書就已經先到了。這速度必須點讚。」安徽省馬鞍山市的一位讀者說。數據顯示,僅僅十天時間,合肥一地就發出超過萬冊圖書。直播的最後,陳佳同說,希望閱讀能夠傳遞「信念、智慧、善良、勇氣和愛」。「這也是共克時艱中的我們最需要的。」張冰清說。

植こ齪源醱艘ㄛ⑽頃庌﹜俅慇慇﹜靡吽Ⅶ刐睊劦紵讟炕D斂隉F繹索式C鉧延撓坋跺こ齪飲珂綴芢堤賸赻撩腔劼湖阨窊こㄛ奧萇妀す怢奻褫眕艘善勍嗣俋弊こ齪腔旯荌ㄛ掀觰漺騔攣肅嶺﹜怍弊湮砓﹜昹啤挴鰣竟脹﹝

模抎敵逄ㄛ痲ぺ薨僕唦模弊①植濂28爛腔茞犖笚壅誥郔輪衄萸※嗣①§ㄛ珨笚囀憩跤堈婓綬控酴詳桵※砮§珨盄腔ぺ赽嬾滂迡賸3猾陓﹝

輛俴厙釐扢掘﹜炵苀票盄﹜IP華硊﹜數呾儂假封墓獺〧玵靇倛疚傱竁瘛項撮扲恅紫訧蹋腔晤迡﹜載陔睿淕燴˙5.厥哿蜊輛梜ㄡ椕鷞瘛閎皇驍翅魙憩讕蝜傱瞨狠蘢誑蟀厙撮扲楷桯ㄛ磁燴堍蚚陔撮扲ㄛ秶隅甜覃蚥厙釐誑蟀寞毓˙6.蛹孮諦誧傷數呾儂摯眈壽扢掘腔假蚾﹜覃彸眕摯篲腔假蚾﹜妏蚚睿峎誘˙7.蛹孮厙桴垀衄厙釐扢掘腔梜挐脤﹜潰党﹜載遙睿峎党ㄛ膘蕾厙釐炵苀瞰俴挐潰秶僅ㄛ楷珋祑都①錶摯奀揭燴˙8.蛹孮勤諦誧傷數呾儂﹜掛華儂滇睿IDC儂滇腔厙釐扢掘輛俴訧莉腎暮睿扢掘奪燴﹝

賤溫濂惆諦誧傷婓菴珨奀潔堍蚚恅趼﹜雄噙怓芞え﹜秞弝け﹜H5﹜VR﹜眻畦脹嗣笱畦惆倛宒ㄛ換菰笢弊濂勦陓洘ㄛ楷堤笢弊濂源汒秞ㄛ賤黍遠⑩濂岈訧捅ㄛ蔡扴濂妢湴恓澞岈ㄛ擄蝴夥條腔з旯瞳祔ㄛ隙茼扦頗扡濂萸恀枙ㄛ砃湖婖濂岈陔恓※堁す怢§睿※陔撻淝§闐堤陔祭極﹝

跪華⑹跪窒藷猁崝Ч孮庛苤〨嘔覜﹜踡つ覜ㄛ悵厥隅薯騵薯ㄛ滅砦侂邽﹜栖桵佷砑ㄛ楷栨蟀哿釬桵腔蚥謎釬瑞ㄛ澄厥醴梓梓袧﹜澄厥儕袧源謹﹜澄厥植旆植妗ㄛ悵厥迕げ馴澄淉習軞极恛隅ㄛ樟哿樓湮芘蹅朱﹜馱釬薯僅﹜堆痴薯僅ㄛ姻瘝橛捲嗽岡狩蚇麮嘍賱怜暪櫼謑牲捆昅挳雲伄ㄛ澄樵湖荇迕げ馴澄桵ㄛ楛褗硜姻瞏迅奾▼腆蝏寣

忳善ゐ楷腔遜衄逋⑩整氈窒﹝